当前位置:河南物联网实训室 >> 5G

在着名的贬值了的塞万提斯的遗产一文中

2020-04-10 17:15:05 来源:河南物联网实训室 阅读量:0

在着名的《贬值了的塞万提斯的遗产》一文中,米兰·昆德拉如此谈到他对小说尤其是现代小说的理解:“小说的存在理由是,让 生命世界 处于永久的光芒

在着名的《贬值了的塞万提斯的遗产》一文中,米兰·昆德拉如此谈到他对小说尤其是现代小说的理解:“小说的存在理由是,让 生命世界 处于永久的光芒之下,使我们免于 存在的遗忘 。”“小说的精神是复杂性的精神,每一部小说都对读者说, 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简单 ,这是小说永恒的真理”。“小说的精神是持续性的精神,每一部作品都是对以前那些作品的回答,每一部作品都包含着以前全部小说的经验” 如果我们有充沛的阅读经验,如果我们极具耐心阅读过18、19世纪以来那些伟大的、让人敬佩的文学作品,我想会得出一个基本相似的结论,正如米兰·昆德拉总结的那样。现代文学、现代小说,越来越变成一种有难度的写作,越来越变成一种面向难度的写作,越来越需要写作者有广博的知识、严苛的专业技术和统合能力。仅仅一个传奇故事、仅仅一个浅俗的生活道理、仅仅泛滥的抒情和煽动都已不是文学存在的要义。让我们免于存在的遗忘,它就需要写作者善于开掘,从众多的旧有经验和惯性思维中摆脱出来,在人云亦云的尘埃下重新获得发现;复杂性精神,它肯定需要写作者也有着同样的“复杂”或者更为“复杂”,要达至这个“复杂”自然需要知识和智慧;至于每一部作品都包含着以前全部小说的经验 你如果只读过几本通俗小说,只读过一两部或十几部所谓的理论文章,那种“全部经验”是无从建立的,它的基础是,你读过大量的、真正有价值的小说(当然只读小说也还是不够的),而且能够获得经验,而且还有进行某种“延展”和反驳的能力。

而这三点,其本质都在指向文学的知识化和精英化。或者延用我们习惯的说法:知识分子写作(我当然不否认而且从来都不否认通俗文学、大众文学存在的合理性,不过它们在另一范畴里)。我个人认为,这应是一种可能的趋向,一种应当引起重视和审视的趋向。

我知道,有众多的人是反对文学进化论的,我也确实不能说,现代哪个诗人的诗,较之《将进酒》或《春江花月夜》更为优秀 但如果我们比较、打量,那种“持续性精神”还是提炼可见的,所有的后来者都需要延展而非重复、守成,所有的后来者至少会在某些微点上加以拓展,使它生出丰富和歧义,生出意外和可能。事实上,我们看现代文学,尤其是“二战”之后的文学,“思”的成分已经越来越重,它不再满足于说书人角色,它不再满足于讲述一段传奇或者催人泪下的故事,而是追问我们的存在和存在的可能,让“生命世界”处于永久的光芒之下,使我们免于“存在的遗忘”。“自我意识”也越趋凸显,它带我们认识具体的、有特别之处的这个人,带我们走进我们可能原本并不熟知和理解的内心。当然,小说也越来越有复调感,它有了多声部的交响,而原来某些(即使在经典作品中也同样存在的)拖沓、冗长的情境描写得到控制和减少。文学还开始了它的“道德悬置”,不再脸谱化地区分好坏善恶,不再在文学中进行宣判……我以为,文学的发展是随我们认识世界能力的不断拓展而演进的,它甚至需要部分地“超前”。毫无疑问,文学创作越来越像是一门科学,或者说,它本身就具备某种“科学”的性质,只是这一点长久地被忽略,我们强调着现实和生活,强调着才情(它当然异常重要,可它随着人类智慧和文学的前行,也越来越不可恃),强调非关书也……王国维早就有过警告,不多读书、多穷理就无以达到极致 文学,是尊重“极致”的艺术。如果你阅读了大量19世纪、20世纪的文学,我相信你会基本认同我的观点。

何谓知识分子写作?宁肯在他的文章里如此确认标识:绝对的独立性、技术性,精神性、批判性、经典意识。我深以为然。独立,我想起的是罗素的一句话,不计利益钝害地追求真理。一切学科本质上都指向于此,一切知识分子都醉心于此 我当然说的是真正的知识分子,而不是知道分子,或者用屁股坐台的所谓专家。技术,没有技术就没有文学,没有技术,就等于是没有文学性 在宁肯文中,他甚至颇显激愤:“然而我至今还常听到有人愚蠢地蔑视技术,似乎技术是手到擒来的事,至今还有人教导别人写作时应忘掉技巧,技巧是次要的东西,无技巧才是最大的技巧,难怪我们的文学总是难上档次,这种蠢话竟然还在流行,还在起作用……”毫无疑问,我不会信任豆腐坊师傅们建造的桥梁,那如何信任没有技巧的文字能成为不朽?轻蔑技术只能造豆腐,放坏了就是臭豆腐,弄不成个就是豆腐渣 打住,豆腐坊的师傅会抗议的:造豆腐也需要专业技术。这点儿,我这样的外行不行。我建议大家都读一下纳博科夫的《小说讲稿》,看他是如何分析和分享小说的“风格和结构”的。那种妙,那种浸在文字中的会心,说技巧是次要的人两辈子怕也难以懂得。在我所阅读的随笔札记中,我从未读到任何一个伟大作家对技术的轻蔑,反而读到诸多对技术的注重。精神性、批判性,这与“知识分子”紧密相连,当然也与知识分子写作紧密相连 难道它就不是文学尤其是现代文学存在的理由?米兰·昆德拉曾谈及小说的死亡:“它们没有发现存在新的片段,它们仅仅是证实了那些已经被说过了的东西。更有甚者,在证实每个人说的(每个人必须说的)那些东西时,它们达到了其目的,保持了其光荣,发挥了对那个社会的功用。由于什么也没有发现,它们没有能够加入到发现的序列中来。” 是的,脱离开精神批判,小说的死亡已经发生,虽然大量的貌似的“小说”还在出版。

作为阅读者,一个合格的阅读者,巴尔加斯·略萨在一则访谈中如此谈到,“使我着迷的那些小说更多地是因为书中所表现的聪明、智慧和道理,这正是让我着迷的地方,即变成以某种方式摧毁我心中批判能力的故事。这些故事迫使我不断地提出问题: 后来怎么样了?后来怎么样了? 这正是我喜欢阅读的那类小说,也正是我愿意创作的小说。因此,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是,一切智慧的因素,不可避免地要在小说中出现,从根本上来说,都以某种方式要融化到情节中去……融化成可以吸引读者的逸事,不是通过作品的思想,而是通过作品的颜色、感情、 、热情、新颖、奇特、悬念和可能产生的神秘感。” 这段话,已经强调了知识、智慧、精神性、批判性、自然,还有技术。它要求写作者在写作的过程中完成与读者的精神博弈,需要你用一切可能把自己的作品变成智慧之书:你的阅读者可能是卡尔维诺、博尔赫斯、别林斯基、巴赫金、巴尔加斯·略萨、鲁迅、王小波、君特·格拉斯,或者是其中一个,或者是知识智慧阅历都极为类似的一个……试问,你安敢轻慢?

(编辑:李央)

衡水牛皮癣医院哪家好济南牛皮癣医院地址孕期糖化血红蛋白正常值

黑龙江白癫风公立医院
快速减肥瘦身的办法
吃排油的减肥药会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