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世界之天衍 第六十八章 相生相克

2020-04-10 14:57:49 来源:河南物联网实训室 阅读量:0

源世界之天衍 第六十八章 相生相克“该死……这船上就没有什么能够喷火的东西么?”江逍一面小心地向前行走着,一面通过精神感应,操控着

源世界之天衍 第六十八章 相生相克

“该死……这船上就没有什么能够喷火的东西么?”

江逍一面小心地向前行走着,一面通过精神感应,操控着那群蚊子四散飞入周围的各个舱室之间,寻找着有可能对幽漩造成伤害的工具。

而要对“水”造成伤害,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当然是用火了。

厨房里自然有不少能够生活的厨具,但却没有一样,是可以作为武器带在身边的。江逍总不能指望着幽漩会自己跳到煤气炉上,然后坐等江逍拧开开关,把她彻底蒸发掉吧?

“实在没有,那也没办法。至少要先接触到她,才能慢慢判断出她的能力有什么弱点。”心韵一面缓步向前一面道:“至少,我确信以我们三人的能力,也不必担心她的攻击。”

“但我始终觉得……她有些有恃无恐的样子。”江逍皱着眉头:“既然学院让幽漩单枪匹马找到我们,至少总该有些……倚仗吧。以她目前所表现出的能力来看,只能说得上自保有余而进攻不足。光凭着她目前所表现出的能力,似乎不足以让院长这么相信她。而且……”

江逍想了想,继续道:“而且她的举动,也很奇怪……”

“奇怪?”心韵讶然问道。

“没错。”江逍点了点头:“你没有觉得么?她如果是打算暗杀我们,那就应该像躯濂那样,隐藏好身份,在我们还不知道她存在的情况下进行偷袭。如果她自信能够正面对决击杀我们,那又为什么要先露面之后,又躲进船舱之中,引诱我们进去?”

“这么说来的话……”心韵也立刻意识到了诡异之处,皱起了眉头:“她确实原本没有必要让我们知道她的存在的。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江逍耸了耸肩:“天知道。”

此时三人已经探查完了第一层的船舱,却没有发现幽漩的半点踪迹。

而前往第二层的楼梯有两道,分别在接近船首和船尾的位置。心韵想了想,吩咐乱壤独自从船首楼梯向下,自己则和江逍从船尾下到第二层。

第二层是工作区,一共有五个实验室,还有设备仓库等等,比第一层的环境要复杂了许多。但三人从过道的前后两侧一直到中间碰面,也都没有发现半点幽漩的痕迹。

“难道……是在第三层……?可她跑到那么深的地方是为什么呢……难道她的目的不是伏击我们么?不!等等!”

江逍猛地全身一震,原地跳起来,转过身向着来路猛冲了过去。

“江逍!你去哪儿!”心韵追在江逍身后大叫着。

“上面!”江逍头也不回地边跑边叫着:“她的目的是得水和老以赛亚!”

“什么?船舱不是只有一个出口么?我们下来的时候看得很仔细,没有漏过半点,幽漩只可能在我们的脚下啊!”心韵一惊,紧追在江逍身后。她虽然不明白江逍为何突然跑向出口,但却选择了坚定地相信江逍的判断。

“该死!你忘了水管么!”江逍吼了一声。脑中被江逍的话一点,顿时也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虽然船舱和甲板之间只有一个出口,不通过出口,就能但那却仅仅是对江逍和心韵等人而言的。

但幽漩……可是拥有着能将自己的身体全部化成水的能力的!

整个波塞冬号的通水管路,自然是全部连通的。对于幽漩来说,只要找到任何一个出水口,无论那是洗脸池,洗菜池,甚至是……马桶,她都能在通水管路之中任意移动!

而她的计划,就是让江逍等人以为她通过船舱下到了最底层,将拥有预判她行动的能力的三人引诱离开。

而这时……就是幽漩绞杀得水等人的最佳时机了!

……

“能变化成水的……能力?”

驾驶舱内,老以赛亚皱着眉头,一边注意着前方的海况和身前的驾驶仪表盘,一边听赵天雨和得水说完了方才发生的事情。他虽然身在驾驶舱之内,能够听见甲板上的动静,但却不敢轻易丢开手中正在操作的船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驾驶舱,跑到甲板上去。

而且,老以赛亚的职阶只不过是个平民而已,又没有天赋能力,即便是出去了,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他很清楚,自己能做的,就是平平安安地将江逍一行人送到贝加尔湖,帮助着他们找到那颗种子而已。战斗这种事,并不是他的特长。

“是的。”赵天雨点了点头:“她的攻击力算不上很强,但问题在于……几乎可以说是免疫一切的物理攻击,同时隐藏自己的能力又很强,所以算是很麻烦的类型。江逍他们,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先找到躲在船舱内的她,然后再慢慢想出解决她的办法。目前初步的推测是,火对她应该有效。嗯……这艘船你比较熟悉,你知道船上有什么适合用来作为武器的装备么?”

“如果说是火的话……似乎……”老以赛亚皱着眉头沉吟起来,片刻之后,微微摇了摇头。

赵天雨和得水眼神中失望的神色溢于言表。对于这艘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比他更熟悉了。

“奶奶的,我心里总是发慌,怎么办?”得水嘟囔着:“我总觉得……自己这次有可能挂在这儿。毕竟我这名字跟她的能力有点犯冲,不吉利啊!”

“不吉利还不是你自己取的?”老以赛亚听不懂得水说的中文,赵天雨却自然完全明白,白了得水一眼:“老老实实叫乔尔不好么?”

“现在改名还来得及么?”得水嘿嘿一笑。其实他也不过只是随口一说,逗个乐子,心里未见得当真便有什么担心。江逍、心韵、乱壤三人已经下了船舱去搜寻幽漩,他们现在在这驾驶舱内,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至少得水不会当真以为,幽漩能够独自干掉江逍他们三人,再冲到这驾驶舱来。如果她真的有这种能力,那么当时也不会躲进船舱内了。

但他却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身后,驾驶舱内的角落中,咖啡机的水管正在轻轻涌出一股水流来。

此刻赵天雨和得水两人都面对着老以赛亚,而老以赛亚则只是侧面对着两人,又被得水挡住了视线,三人都看不见那水管已经自动被打开了。

而那股水流,悄悄地流在了地面之上,却没有立刻扩散开,而是聚拢成了一团。一个人型,正在慢慢从那一团水之中升起。

驾驶舱没有厕所,没有洗脸池,但安置的咖啡机,却是连通到了全船的供水系统之中的!

因为咖啡机的水管实在太窄,所以幽漩花了近三分钟,才将自己的身体完全自水管中流出。幸运的是,从头至尾,三人都没有将目光投向她的方向。

而现在……就是她展开屠杀的时刻了!

幽漩几乎透明的面庞上,嘴角微微弯起,露出了一丝冷笑来。

随后右腿在地上重重一蹬,飞快地向着背对着她的得水冲去!

三人之中,唯有赵天雨一人是战士的职阶,拥有天生的本能反应能力。在幽漩刚刚接近时,就感应到了身后的破空声,心下一凛,一脚踢在身侧得水的大腿上,将他踢了开去,右手也同时抓住了老以赛亚的衣领,将他甩飞到了另一侧。

而赵天雨自己,则凭空原地跳起,在空中倒翻了一个身。

水刃自赵天雨的纤腰之下以毫厘之差擦过,失却了目标,斩在了前方的玻璃上。玻璃竟然没有破碎,而是仅仅出现了一道破口,整体却仍旧保持完整,可见那一道水刃的锋利程度。

水,在正常状态下是最柔软的物体了。但一旦被施加了足够的速度,强度却足以断金裂石!

她身体仍在空中,心中已经震撼到无以复加。

为什么……幽漩会突然出现在驾驶舱!

难道……江逍他们已经被……

但幽漩的攻击,自然不可能只有那区区一道水刃而已。

已经冲到了赵天雨身后的幽漩,右手一扬,手臂已经变作了刀刃的形状,向着赵天雨斩去。

“该死!好快!”

赵天雨在心中暗骂了一句。

她是高周波强化的类型,虽然拥有几乎无坚不摧的攻击,但在力量和速度方面,强化的幅度都不高。至少现在面对着的对手,比她要更快上了不止一筹。

尽管已经竭力在空中扭动身体闪避,但赵天雨的腰侧依旧被幽漩的手臂划过,溅出了一蓬血花。

但与此同时,赵天雨右臂的反击,也切中了幽漩的手臂。

一蓬水花落地,幽漩的右臂已经与自己的身体分离。

赵天雨踉跄着落地,全身摆好了架势,紧张地望着身前那个几乎全身透明的女人。

幽漩偷袭未竟全功,也没有再继续追击下去,落地之后,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反应真快,果然不愧是战士。”

而她那被赵天雨斩落的右臂,落在地上不过是溅起了一滩水花而已,此刻已经重新聚拢成一体,游弋到了她的脚边,重新融汇了进去。

随着那一个水团的融入,幽漩的右臂也立刻重新生长了出来。

“可恶!这家伙真是个怪物……”赵天雨咬着牙,在心中暗暗道。

此刻驾驶舱内余下的得水和老以赛亚两人,一个是工匠,一个是平民,也没有能够克制幽漩的能力,根本可以说是毫无作用。

而唯一能够勉强跟上幽漩速度的赵天雨,也同样没有任何能够伤害到她的手段。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跑啊!去船舱找江逍他们!”赵天雨挪动了一下脚步,拦在了幽漩和两人中间,头也不回地大叫起来。

烟台白癜风医院咋样绍兴妇科医院哪家好北京治疗男科方法

活血化瘀的汤有哪些
深圳曙光医院网上预约
灯盏花制剂都有什么